西藏女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高二作文

  
  作者:姜士冬 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第五中学 高二
  指导教师:林静
  涵墨独自一人,前往了西藏。不管父母的反对,也不顾男朋友的挽留,孑然一身离开了家乡,去往了雪域佛国。她不是为了旅行,也不是为了去朝拜布达拉宫的佛,她为的,是最初的一个承诺。三年前,涵墨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主修医学。她的梦想就是成为白衣天使,穿着白大褂挽救一个个饱受疾病摧残的生命。在一次放假期间,她去了西藏。在川藏公路上,她透过车窗,看到了巍峨的珠穆朗玛峰,好似战士屹立不倒,守卫着祖国,守护着家园。天空盘旋着秃鹰,似在觅食。
  下了车,涵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,但高原空气稀薄,涵墨感觉生活在一个没有氧气的罐子里。不一会,她就出现了高原反应。她被村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,接受治疗。到了医院,她皱褶着眉头。这座医院条件很差,工作人员也少的可怜。突然,医院发生了骚动。是一个藏区的妇女,她的妊娠期到了,本来是在家生产的,却很久都没有生下来。接生婆说孩子胎位不正,不能正常生出来,要去医院做刨腹产。男人急忙把妻子送到了医院,家中年迈的婆婆无能为力,于是摇曳着经筒,祈祷着。可是今天的主治医师去偏远的地区出诊了,医院里的几个护士又不会做这么大的手术,只能干着急。涵墨此刻已经恢复了力气,走到女人身边。女人的脸色已经苍白,从大腿根处已经渗出了鲜血。男子在一旁抓狂,却无能为力。涵墨倏然想起,曾经教授讲过难产时该如何动手术,却又害怕自己没有经验,一不小心就会一失两命。但她不能在犹豫了,不然女子和孩子都救不了了,那就赌一把,和命运做一次抗衡。
  “我会做手术,快,把这位大姐送到手术室,几个护士跟我来。大哥,你不用怕,我一定会尽全力救你的妻子和孩子。”涵墨坚定地说。男子看着涵墨,仿佛看到了希望。女子被送到了手术室,涵墨俯身在她的耳边说:“大姐,你不用怕,我是医生。”说完,便给她打了麻醉药,然后开刀做手术。涵墨拿着手术刀时,手仍然抖得厉害,她默默告诉自己,摆在自己眼前的是两条鲜活的生命,自己要冷静下来。
  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,男子焦急地在门外守候。突然,手术室里发出了婴儿响亮的啼哭。男子顿时泪流满面。涵墨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出来,男子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急切地看着她。“大哥,母子平安,你快进去看看吧。”说完,涵墨就失去了意识,等她醒来,已是另一天的下午。她左右环视了一番,还是在医院里,身上盖着纯羊毛的毡子,抵御住了寒冷。在她思索的时候,那位藏区的男子来了,并一同带来了酥油茶和糌粑。“妹子,你醒了,快喝口酥油茶暖暖胃。”涵墨喝了一小口,味道香醇,比在家喝的牛奶不知道好喝多少倍,她又喝了大半碗。“我叫索拉,是藏区的牧民,你叫什么?”“涵墨”“这个名字真好听,你真是大善人,我和我的家人每天都为你诵经祈祷,愿你在佛的抚度下,获得永生。”
  虽然涵墨没有宗教信仰,仍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。索拉又寒暄了几句,就回家去照看妻儿了。涵墨的心暖暖的,如同这酥油茶的温度。她躺不住,便下床打算随便走走,却遇见了院长,也就是那位主治医师。院长已是暮年,步履有些蹒跚,在这家医院已经坚守了几十年。在他的救治下,不知道多少人重获了健康。“你就是前天救了一个难产妇女的那个年轻人吗?”院长激动地说。“是的,院长。”涵墨浅浅一笑。“真好!这个医院的医生少,也是,天寒地冻的,谁愿意来受这份罪呢?每年来一些实习医生,来时都是壮志雄心,几天过后,就都忍受不住,回去了。要是你能来,不不,你还是别来遭这份罪了……”院长忧愁的叹息刺痛了涵墨的心。那一晚,她沉思到了深夜。
  翌日清晨,索拉又给他送来了食物,并邀请涵墨去他家做客,涵墨答应了。到索拉家门口时,涵墨看到了婆婆,婆婆的脸蛋已经被冻的发红,布满老茧的手仍在摇曳着经筒,面带慈祥的微笑。涵墨进了屋,孩子刚吃过母乳,此刻正在睡觉。涵墨忍不住走了过去,轻轻地亲吻了孩子的脸蛋。她留在那里吃了午饭。下午,涵墨回到了医院,碰巧院长要做一个手术,就让她协助。手术后,院长连连夸赞她,说她天生就是做医生的料。随后的几天里,涵墨就一直陪同着院长,有时去偏远地方出诊,有时在医院诊治病人。当她看到病人对她微笑,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。她许是爱上了这里,爱上了这西藏的纯净,还有西藏人民的善良。她准备离开了,因为她的假期已经快结束了。
  她找到了院长,握住院长饱经沧桑的手,说:“院长,我走了,但请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回来的,做一名藏区医生。”院长热泪盈眶,说了一声“好”。涵墨上了车,竟然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。透过车窗,是索拉的家人,还有院长盼求的眼神。车子缓缓前行,涵墨潸然泪下。为了这个承诺,她刻苦学习医学,多次获得奖学金。大学毕业时,她的班主任建议她考研,或者留下来做一名讲师。却被她拒绝了,她说她还有重要的使命没有完成。当父母得知她的决定,极力反对。涵墨倔强地对父母说:“如果,我们都找各种理由来推卸责任,那谁去帮助那些可怜的人呢?爸妈,原谅女儿的不孝。”父母一时语塞,却又无可奈何。
  她孤身一人前往了西藏,这一次,她不会轻易离开。那是她在西藏的第三年,院长离世了。院长在死之前,希望涵墨可以坚守下去,涵墨哭红了双眼,答应了老人的遗愿。从那以后,她成为了这所医院的院长,她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虽然条件艰苦,但她都挺了过来,看见那一张张快乐的笑脸。她的内心就会感到满足。时间飞快的流逝,涵墨的背渐渐弯曲,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,但她仍在坚守。国家富强了,医疗保障也提高了。藏区的经济也得到了高速的发展。这所医院被重建了,并且来了一大批的医学工作者,还有先进的仪器。涵墨安稳地闭上了眼,没再醒来。藏族人民用了最隆重的葬礼——天葬,来送别她。秃鹰衔走了她的骨和肉。他们说,秃鹰带着她纯净的灵魂,飞往了极乐之地。只留下喇嘛们,颂着无人知晓的梵文。那西藏女医,从未被淡忘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